电影《坏爸爸》票房引质疑,背后疑似暗藏所罗门传销骗局

  电影《坏爸爸》自上映以来,因超高上座率以及不俗的映前预售而备受关注。猫眼数据显示,该片上映至今,尽管排片占比最高不过3.4%,上座率却一直维持在30%左右,5天票房累计报收1840.8万元。但与此同时,关于本片票房注水、涉嫌传销的报道甚嚣尘上。这部小成本电影的背后,究竟正在上演着怎样的票房吸金戏码?

  

电影《坏爸爸》票房引质疑,背后疑似暗藏所罗门传销骗局

 

  高上座率引质疑

  相比如今市场上卖座的商业电影,由青年导演兰城序执导的《坏爸爸》则显得有些另辟蹊径,将视角聚焦到了“家庭冷暴力”。然而,这样一部既没有一线卡司阵容助阵,也没有明星出品公司做背书的影片,却收获了远高于同期上映影片的上座率。

  

电影《坏爸爸》票房引质疑,背后疑似暗藏所罗门传销骗局

 

  《坏爸爸》自2月2日上映以来,5天累计票房1840.8万元。猫眼电影数据显示,尽管排片占比最高不过3.4%,但上座率却一直维持在30%左右。而对比与该片同日上映的《忌日快乐》、《小马宝莉大电影》、《金龟子》,以2月6日为例,三部影片排片占比均略高于《坏爸爸》,分别为5.6%、5.1%、3%,但上座率却仅为6.6%、6.9%、6.5%。

  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坏爸爸》的出品方之一深圳市东方明星谷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明星谷”)成立于2012年3月,注册资本500万元,该公司曾在2015年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公开资料显示,公司成立至今,仅有如今正在上映的《坏爸爸》一部作品。

  针对如此之高的上座率,北京商报记者展开了调查。目前,北京有9家电影院正在放映《坏爸爸》,但是购票数量并不多,甚至在晚间黄金时间段内观众也寥寥无几。仅以北京剧院为例,18:10的场次,在开映前15分钟仅有一名观众,而20点整的场次,在开映前两个小时,尚无观众购票。北京星博正华影城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这部电影根本没人看,因此2月7日并未安排排片”。顺义影剧院相关负责人表示,2月7日并没有《坏爸爸》的排片。

  而在票房占比较高的广州,情况则截然相反,哈艺时尚影城白云YH城店、龙影国际影城棠下店等,电影《坏爸爸》大部分观影区域成块售出,而在中影博亚国际影城,2月6日-7日所有场次已全部售空。某电影院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基于以上现象,目前电影院出于风险考虑,已经停止排片。

  购票绑定高收益

  无论是惹眼的上座率,还是可观的预售票房,电影《坏爸爸》颇受关注的背后都离不开宣发公司的“花式”营销。

  2017年9月18日,麦点影业与东方明星谷在北京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由麦点影业全程负责《坏爸爸》的宣发工作。与此同时,麦点影业也公布了与长沙耐斯商贸有限公司联手合作推出的营销方案,针对各分公司、区域负责人、商家、会员提成方式为,消费者用现金或者现金与积分组合的方式购买电影票,将会获得电影礼品卡与百元礼品礼包;而参与推广电影票销售活动的麦点家人,每张票可以获得20元的提成。这意味着推销出去的电影票越多,所获得的提成就越多,销售出5000张票便可以将10万元收入囊中。

  

电影《坏爸爸》票房引质疑,背后疑似暗藏所罗门传销骗局

 

  除了线上的电影票推销,电影《坏爸爸》的线下宣传也在同步开展。在北京、成都、赤峰等城市的街头,能看到不少有组织的团体举着“爱国就看《战狼2》、爱家就看《坏爸爸》”的横幅进行流动宣传,而这些人都来自创客组织所罗门矩阵。

  

电影《坏爸爸》票房引质疑,背后疑似暗藏所罗门传销骗局

 

  北京商报记者在所罗门矩阵官网查询发现,该组织对电影《坏爸爸》所做的一系列宣发工作,包含了售票、发稿、落地推广等各个环节,各项进展也会在官网中实时更新。仅以票务销售为例,在所罗门矩阵官网2017年11月28日发布的《〈坏爸爸〉影票预售活动在超买平台火爆进行中》一文里提及,于2017年8月22日-31日的第一轮30万张电影票预售已售罄,参与者的奖励为购一张50元电影票获得50兑换券或种子资产,同时享受该影片全球收入纯利的10%。而在《关于启动第二次〈坏爸爸〉电影投资项目首映期票务预售活动的通知》一文中则表示,参与于2017年11月启动的二轮电影票销售的成员,将分享该电影全球票房纯收入的5%,每张电影票一次性奖励250种子资产,10个信用资产,并赠送投资等额兑换券。

  “通过利益捆绑让观众成为某部电影的‘会员’,这样的营销方式是不健康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副所长赵卫防指出,国内电影市场中线上线下购票方式正不断完善,院线或者影院通过发放优惠券、设立会员优惠制度吸引消费等都是正常的营销方式,但是通过提成、分红等方式来刺激电影票的销售,对于整个行业的长期发展是非常不利的,“票务是电影终端销售的重要环节,必须严格把关,否则将会扰乱整个市场的运行秩序”。

  投资产品风险暗藏

  目前,根据所罗门矩阵官网信息显示,预售票房合作单位除SoLoMo系统的两轮计100万张外,其他的电影票预售合作伙伴已经在短期内快速完成数百万张。尽管最终票房成绩颇为可观,但影片《坏爸爸》背后的出品公司和宣传公司却疑点重重。

  根据猫眼数据显示,除东方明星谷之外,《坏爸爸》的出品方还有北京惠民富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中艺控股有限公司、亦言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合作宣发方有山东麦点影业等。其中,公开资料显示,北京惠民富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曾涉嫌非法集资诈骗。天眼查的资料则显示,该公司曾因无法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联系到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单。

  作为《坏爸爸》的宣传方,公开资料显示,麦点影业的发展依托于麦点商城的会员体系。但值得一提的是,去年9月,莲花县政府发布的《关于做好涉嫌非法集资广告资讯信息排查工作的通知》中,对麦点商城等点名警示。

  

电影《坏爸爸》票房引质疑,背后疑似暗藏所罗门传销骗局

 

  

电影《坏爸爸》票房引质疑,背后疑似暗藏所罗门传销骗局

 

  从组织形式到运作模式,所罗门矩阵对影片《坏爸爸》进行的宣传推广活动仍然引发了业内质疑。以购票奖励为例,根据所罗门矩阵官网信息显示,电影票销售仅限于在超买平台进行,第一轮参与电影票购票的奖励是购一张50元电影票获得50兑换券或种子资产,并获礼包,同时享受全球收入纯利的10%,但影片全球影片收入的10%是毛收入,需要扣除成本(等值的兑换券和相应的税费等杂支开支);扣除成本之后的纯利润全部按购票数以流动数字资产的形式分配到购票人超买注册ID账户内。

  

电影《坏爸爸》票房引质疑,背后疑似暗藏所罗门传销骗局

 

  公开资料显示,超买平台是所罗门矩阵去年上线的一个交易平台,但与淘宝、京东等电商平台不同的是,买手在不断的交易活动中获得的是数字资产。此外,根据所罗门矩阵官网公布的信息,尽管超买内测期间平台支持自助提现功能,货款余额和现金余额支持全额提现,但流动数字资产余额仅支持每月提现30%,且平台收取5%的手续费,而具体的退出机制并没有具体的声明。

  为此,不少媒体直指所罗门矩阵实为传销组织,但在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虎看来,尽管看起来所罗门矩阵类似传销组织,但缺少传销组织上手的收益来自于下手的加入和贡献这一特征,“这更像是传销组织的变种,类似于用传销式的模式聚集了很多人,之后转变为粉丝经济的模式,对于用户而言,需要警惕其中的风险”。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